普趣阁

73. 073 代价

《登徒子原来是恋爱脑》转载请注明来源:普趣阁puquge.com

这几天剑宗弟子们大多等着看场好戏:司城歧风突然又不见了人影,若是以往这并不奇怪,然而司城歧风最近不是浪子回头了吗?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不说,每日的操练也是勤勤恳恳,不迟到不早退,怎么突然就又不见人影了?本来,这也不算什么奇怪,毕竟有老话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本也有不少人等着看那个浪荡子回归本性。真正奇怪的是,清灵阁有个叫夏林儿的姑娘也一同消失不见了。

剑宗弟子们一打听,原来这个夏林儿就是之前剑祭上和司城歧风一起留到最后的姑娘。那时人人看得清楚,剑礁上司城歧风一直都在护着那个姑娘。

再一打听,阿好说了出来:两人失踪的前一天,也就是司城宗主的婚宴上,那夏林儿还去了司城歧风院里塞情书。

真相似乎大白了,司城歧风带着夏林儿私奔了。然而,再一想:两人就算两情相悦,何必私奔?看来是闯出了祸事,那夏林儿多半是被搞大了肚子,两人害怕丑事暴露,这才一同逃走了。——司城歧风那小子总算有了玩出火的一天。

几个好事的人跳进司城歧风的院子,想要找出司城歧风与夏林儿私通的证据。不找不知道,一找吓一跳,司城歧风的抽屉里竟然塞满了各种各样的情书。

真不知那小子怎能这样招姑娘喜欢,那么多姑娘被迷得五迷三道的,而这四处留情的混小子竟然只是把情书随手扔进抽屉,没有拆开一封。——真是糟蹋。

这时一件眼熟的东西从那些情书底下露了出来。

几名剑宗弟子面面相觑:看来那混小子闯了更大的祸事。

这是蝶剑仙子的蝴蝶面具。

-

司城业成走进司城圣山的书房,房中已换上了新的书案,壮年男子正靠在书案上研读一册书卷。

“想通了?”司城圣山问。

司城业成答非所问:“师弟们都在传虞青蝶失踪的事和歧风有关。”

“他房中找出虞青蝶的面具,”司城圣山头也没抬,“别人怀疑他也很正常。”

“但儿子知道那不是真的。歧风为什么失踪,儿子也很清楚,那日是儿子助他逃走,儿子一直等着父亲责问,但父亲从来没有责问儿子。”

司城圣山终于抬起了头,望着面前消沉的年轻人,说道:“那是为父知道你还没有想好。为父也知道你很快会想通,因为你是为父第一个儿子,你我父子是一条心的。”

“儿子想不通,”司城业成直直望向自己的父亲,说道,“儿子尤其想不通,本该是病逝的母亲,为何是被人扭断脖子而死?”

司城圣山皱了皱眉,他从案前站起身。“那是代价,”他说,并没有否认,“为父做的是不寻常的事,自然也要付出不寻常的代价。”

仅有的幻想破灭,司城业成绝望地垂下了头。“父亲也会这样对歧风吗?”他低声问。

“他是为父的助力,”司城圣山道,“只是近来有些叛逆罢了。这些年来,你们兄弟替为父做了许多,今后难道就不能吗?”

司城业成摇了摇头:“儿子不知道。”

“业成,”司城圣山问,“十年前的武林是什么模样,你还记得吗?”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小漂洋儿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普趣阁puquge.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新书推荐

假面偶像敌国上将成了我的雌虫西风漂流穿进反派师门当食修国子监留级生暖调浪漫为了做委托嚣张一点灭个世怎么了恋爱游戏npc向萩原求婚了美人大师姐怎么可能是炮灰虐文女主不干了[快穿]公府小少爷找回来了三十三岁成为少女魔法师隐武事,修文道,我以诗词乱万法临州破晓(探案)盛唐小女医【非典型观影体】玩家开拓者的日常把反派肚子搞大[快穿]向竹马求婚后我能看到高冷男主心声穿二代的古代日常我成了柯学片场钉子户渔女打脸日常【弹丸论破】我真的只是个普通的npc而已三国之魏延一统烬华年凭空造崽套牢反派的日常方平安方宏浚龙凤双宝:神医娘亲又轰动京城了bl世界的路人不想被掰弯死亡复苏:我,即是大夏守护神在立海大用第六感打网球捡到的小甜A他总在装乖蓄谋已久非攻略反派的闲鱼日常二宝子的逆天人生和离后嫁给敌国皇子都觉醒了谁还当炮灰啊【主文野】你看我们很想cos穿吗大小姐她手拿打工人剧本(快穿)离职后,她藏孕肚继承千亿财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