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趣阁

17. 第 17 章(第1/3页)

自由的山羊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普趣阁puquge.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冬阳撑着钻研念能力而头昏脑涨难抵疲惫的身体进了会审室。

和家主的会面很不愉快,冬阳还以为他们只是走个流程,没想到是五堂会审。

五条家的五个实际掌权者坐在屏风后面,言辞犀利凶恶的斥责着冬阳的所作所为,

“你真是胆子大了,学会了点儿本事就敢闹这么大的动静,总监部是你该惹的吗?你竟然敢暴力越狱——!”

一开始,冬阳还心平气和的跟他们说,“老爷子,如果我不越狱怎么翻账,是不是等着被砍头的时候大喊冤枉?我被抓了你们也不为我说说情,把死刑改成终身监/禁也行啊,起码给我留条命在。”

五条延根哼笑了几声,“我看你是因为加茂绵曾经对你起了色心,后又听了妇人的怨言,才心存歹意报复的吧。”

冬阳:“?”

冬阳一时没闹明白他的脑回路,“你说的是三年前的事?”

“果然是难成大器的女人,因为有几分肉/体上的天赋就得意忘形,因为私人恩怨就收割人命,你提前根本不知加茂绵做的恶事,就敢做下这么疯的赌博!五条兰惠,六眼怎能留在你的身边!!”

她说出最后一句话时,冬阳突然就明白了。

她呵笑了一声,“原来如此,你们还是打悟的心思。”

因为什么?

因为五条悟已经到了开慧的年纪!

因为六眼神子觉醒了无下限术式!

再不将他从五条兰惠身边夺走就来不及了!

“说多少次都没有用,我不会把悟交给你们。”

五条延根身后的五条泽之突然走出了屏风,站在了冬阳面前,“兰惠!不要忤逆长老。悟因为你已经和家族生了几分嫌隙,这太可笑了。”

“生嫌隙?他一个小孩子懂什么?”冬阳瞎说道,“不过是怕生罢了。”

五条泽之的神色很是古怪,因为屋子里光线太过昏暗,冬阳没有看清,“你要明白,在五条家,家主和长老就是一切,从前他们纵容你,但是这次不同,你做的事情总监部给了明面上的交代,但是过不了族内这一关。要说得明白些吗,如果加茂绵一开始就被认定为叛徒,诅咒师,你杀他就是立功,你会得到奖赏,可你杀他时,他是总监部的高层,是加茂下一任族长的有利竞选人。我和他打了这么多年的交道是为了什么,你姓五条,你的决定应该请示家主,你做的事情代表了我们家族——”

冬阳微微睁大眼睛,她转头说道,“家主,我杀他是为了保护悟。”

家主问,“不要以悟的名义,他并不是你的挡箭牌保护伞。”

“……”

“……”

冬阳心头火起,她这一天才意识到,这帮人的脑子是真的无可救药!

阶级制度,主仆尊卑,以及最重要的,他们无比在意命令越级!因为那在他们看来代表着权力系统的崩塌!

冬阳完全敢想象,如果家族出了事,这帮人会像是乌龟一样缩在最里层!他们会看着底层的族人一个一个的往外送,组长的人死了和他们无关,因为那是组长要关心的,组长死了和他们也无关,因为那是组长的上级团长要担心的,团长死了他们也不会如何,因为那是他们的亲信该担起责任的时候了!

冬阳越过他们行动,就是无视这层级条规,是那片叛逆斜飞出去的鳞。

不过说到底——

“你们不过是想把悟从我身边带走。”冬阳的声音从齿缝里泄出,“想都不要想。”

“兰惠!”五条泽之突然忍无可忍的惊叫了一声。“闭嘴吧!”

他的话音未落下,整个房间突然亮起了诡异的红光。

冬阳瞳孔一缩,猛地抬头看向屏风后面的家主。

她感受的恶意和敌意竟然远不止表面上的言语攻击,这个被建设用来审问犯人的房间,从一开始就做好了最佳防护措施——

冬阳扭头环顾四周,她被困在了不足一米平方的盒子内,盒子由不详的红光编织成网,带着滚烫的热意,如果是拥有无下限术式的五条,这个阵法其实并不算难。

但是冬阳唯有坚韧的肉/体。

五条泽之扭头,闭上了眼睛。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新书推荐

系统转职再就业六零吃瓜小寡妇小可怜被迫嫁给大坏蛋后死对头世子对我真香了我们是宗门最好的一届[崩铁]药王正统在欢愉死对头失忆后喊我老婆[娱乐圈][主咒回]疯批富江在线追我!我靠种茶带领全村致富当万人嫌参加恋综我和死对头结婚了今天今天星闪闪还好我死得够快请怜惜我这朵娇花(女尊)偏航室友的猎物盯上我被公子盯上后怎么办?[原神]这个男主女配不要了夫君这不妥吧?经商后养个女儿考状元土著知青不受摆布了她与未亡人成败之名 [赛车]末世的幸福生活解佩令穿越成路人被反派团宠了荒芜乐园恐同直男闻到了我的信息素异世界马甲扮演指南[名柯]老师,菜菜,捞捞他悔了养五条咪后有了最强老公救命!被巨星前夫强宠顶不住原来我才是大佬公主新婚快乐(重生)社区食堂经营指南我对太子暗卫有想法谷绪读心后紧抱穿书者大腿双腿残废,亦能成帝